微商获政策支持,要“转正”了
2020-07-21
来源:界面新闻
编辑:小海
关注爱直销
微信

7月15日,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文件,其中第9条明确指出,“进一步降低个体经营者线上创业就业成本,提供多样化的就业机会。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

也就是说,微商已成为有政策支持的行业。

自2012年,微信推出朋友圈这一功能起,在朋友圈分享吃喝玩乐、生活琐事,逐渐成为人们社交的重要一环。随之而来的,是对朋友圈商业价值的摸索。海外代购、化妆品、闲置产品、食品、奢侈品的广告开始在朋友圈蔓延。到2013年,在微信卖货的群体不断壮大,“微商”这一名词随之诞生,这一年也被许多人称为“微商元年”。

根据智研资讯的数据,2013年有752万人涌入了微商行业,到2015年,这个数字达到了1257万。

大量微商涌现的背后,是随之展现在人们面前的行业乱象。微商们探索出了多层级代理模式,微商传销、朋友圈造假、三无产品等问题频发。

不过微商的野蛮生长并没有能持续很久。

2015年,全国多地区公安部开始严厉打击微商不规范行为;2016年,新《广告法》出台,自然人在朋友圈发布虚假广告致人损害也将承担连带责任,微商行业加速规范;2019年《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微商、网上交易等各种商事交易关系有了法律依据,微商从业者需要办理个体户营业执照,办理公司营业执照等,明确了责任主体。

随着微商行业规范化,大品牌大公司们也开始入局微商。如蒙牛、娃哈哈、恒安、达利、南京同仁堂、云南白药等早在2018年便开始尝试微信卖货的玩法,如今,京东、苏宁、国美、永辉等企业也在布局这一领域。

在流量增长遭遇瓶颈、营销费用高居不下的当下,微商为企业们提供了新的获客思路。只不过大部分公司更喜欢用“私域流量”、“社群电商”做概念包装,将在微信里卖货的“导购”们变成了KOC(Key Opinion Consumer,关键意见消费者),把微信朋友转变成私域流量。

另一方面,微商起家的公司们,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已赚得盆满钵满。

微商界的代表性人物张庭夫妇的品牌TST庭秘密,曾在2018年度因缴税总额高达21亿被外界普遍关注。今年6月10日,张庭又进军了抖音,根据其发布的战报,在当晚直播的5小时内,有1923万人次观看,收获音浪268万,首战销售额高达2.56亿。微商“教母”与她的微商大军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微商获得政策支持,与它背后带来的就业、经济效益不无关系。根据智研资讯的数据,2017年我国微商从业人数就超过了2000万,达到了2018万人。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微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微商行业市场交易规模为3287.7亿元,预计到2019年这个数字将扩大到1万亿。

但这并不代表微商们能就此摆脱外界对其模式与产品质量问题的质疑。

这个夏天,最引人瞩目的微商品牌,大概是通过4000万砸钱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梵蜜琳。根据梵蜜琳总部招商客服向界面新闻提供的说法,梵蜜琳的销售渠道一直以微商为主,公司80%的营业额来自微商渠道。

伴随梵蜜琳热度的上升,其明星产品梵蜜琳贵妇膏1200元的高价、产品成分、使用体验都引发了网友的疑问。《中国质量万里行》曾调查发现,梵蜜琳母公司至今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旗下所有产品均由代工厂生产。红星新闻也报道称,在这些代工厂里,原价1200元每40克的梵蜜琳贵妇膏,只需要花230元就能买到两斤的量。

《浪姐》中,黄圣依在为梵蜜琳贵妇膏拍摄植入视频广告时,也只是把它涂在手上,然后面无表情地说,“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网友们将此解读为“满脸嫌弃”。

不过,在获得政策支持后,不排除对微商监管更趋严格的可能。 此次《意见》中也提到,国家发展改革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银保监会都会按职责分工,参与进来。

  • 联系电话:010-82330198

Copyright2007@CDSP.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销专业网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628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逸峰律师事务所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09114780号-3 营业执照  图书经营许可证 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