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传销之父:每月两个币种 敛财几十亿元
2018-07-04
来源:北纬31度
编辑:木头
关注爱直销
微信

 

  “你听说过俞凌雄吗?他是史玉柱二代,他是下一个马云!”
  在币圈的各种微信群里,随处可见俞凌雄的徒子徒孙。
  在“谈传销色变”的当今,俞凌雄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而成了“传销之父”。
  他借着区块链这股东风,像蝗虫一般,孕育出一个个传销币。
  1个月孕育2个币种,一个币种敛财数亿,其底线之疯狂,已远超过常人想象。
  

  俞系传销币
  6月20日上午,澳门金沙城喜来登酒店里,5000名投资者正在聆听着,俞凌雄的演讲。
  今天,俞凌雄的第四个传销币项目—幸孕链正式上线。该公链声称自己是不孕不育患者的福音,可以记录基因,提供辅助生殖服务的平台。
  发行数1亿枚,认购价格2.5元的幸运链,早就已经完成了众筹工作,募到2.5亿元。
  这次发币,距离俞凌雄在韩国济州岛发布的黄金链,仅过去一个月。
  幸孕链、万象币、黄金币 、菠菜币……1个月孕育一个币种,一个币种敛财数亿,其底线之疯狂,以远超过常人想象。

 

俞凌雄



  出场自带BGM
  在传销币圈被奉为尊师的俞凌雄,此前劣迹斑斑。
  每次出场,俞凌雄都会上演90年代香港电影中,黑社会大佬的出场方式:贴身西服,众保镖簇拥下,在震天响的音乐中入场。
  俞凌雄身上这股独特的戾气,自小便已存在。
  打小爱吹牛皮,备受家人厌恶,初中毕业后就早早辍学,一直闯荡社会。
  在25岁时,他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成为了一家集团的总裁。对于他的第一桶金,说法不一。他的朋友声称他当时傍上了富婆。
  “我从骨子里看不起读书!”
  俞凌雄也在无数次在公开演讲中,表达了对于读书人的轻蔑。暴富、成功学、以及读书无用论……是他演讲永恒的主题。
  这些,都精准的戳中了台下小老板们的心。
  据悉,在俞凌雄的名下有19家公司。但是因为负债、失信等一众问题,他旗下的一些公司目前已被注销。


 

 

公司失信信息


  曾经在其公司工作过多位的员工在网上爆料,他的公司靠着传销式洗脑、以及忽悠从而实现敛财。
  不过自称“史玉柱二代”的俞凌雄,在区块链行业狂卷十几亿后,并没有还清自己欠下的债务。他的名字依然牢牢的钉在,最高人民法院失信人的黑名单上。

 


  但自己的负债故事,竟成了加分项。 “我负债高达18亿,史玉柱负债2.5亿,我比他还牛逼。”这意外得加深了信徒们对他的忠诚。



  传销套路深
  在信徒眼中作为“币圈大佬”的俞凌雄,所使用的套路,依然是传销币中最常见的玩法。
  “不法分子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大肆宣传虚构某种“虚拟货币”的价值,捏造博彩、娱乐、医疗等实体项目,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额返利”为噱头,鼓励会员以开拓市场、与人共享等“拉人头”的方式赚取回报,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
  今年年初,俞凌雄和合伙人王金,在菲律宾注册成立了万象交易所,继而推出万象币。
  不久后,以博彩为谐音的菠菜币横空出世,再到最新发布的幸孕链。俞凌雄的项目再次印证了,博彩、医疗、金融等行业,依然是传销币的重灾区。
  在币圈被熊市阴影笼罩时,俞凌雄的项目丝毫不受外界的干扰,成为了“独立行情”。
  “万象币,上线一个月就有23倍增长;菠菜币,上线一个月13倍增长;黄金币,上线后涨了几十美金。”
  这种套路在资金盘十分常见,不断涌入的人为这个盘充血。
  在项目方的操作下,投资者的本金看似不断上涨,但当你以为自己赚了上百万的时候,钱还没套现,项目方就可能突然卷钱跑路。
  俞凌雄的所有项目,都设置了锁仓,每个月限定提现5%。
  分批提现,控制盘子的资金,流入大于流出,盘子就暂时不会崩。只有操盘手俞凌雄,才是这场游戏永远的赢家。


  柬埔寨呼风唤雨?
  想要吸引入局的人,包装自然少不了。为了充当“大佬”,俞凌雄煞费苦心。
  “俞老师可是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座上宾,他是中柬商业协会的主席,柬籍华人。”
  在进入区块链这个新行业后,俞凌雄为自己重新换上了一身行头。
  他现在的标签已经变成了:中柬商业协会主席、万象国际荣誉主席、万系资本联合创始人……
  曾经的浙商实业集团总裁等标签全部被他弃,他似乎想与作为失信人的过去,再度进行一个切割。

 


  而作为失信人会被严格限制出境,俞凌雄是如何逃过重重海关,成为柬埔寨人的?
  经调查,联系了柬埔寨三大华人商会—华商协会,一位老成员了解情况。
  对方表示:“柬埔寨的有名的华商里,并未听说过俞凌雄,对于其新成立的商业协会也并不了解。”
  针对俞凌雄宣传自己与柬埔寨首相洪森,等一众柬埔寨政要亲密关系的这一情况。
  经致电的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的领保联络员,对方明确表示:
  “希望中国来柬经商的同胞一定要警惕这种情况,在柬埔寨与首相等领导人合影并不能代表什么,这边领导人比较亲民,普通人见到也能与其合影。”




  而俞凌雄这次用上的另一个名头“万象系”,也并非第一代浙商大佬鲁冠球,所创立的“万向系”。


  币圈“低智商俱乐部”
  俞凌雄在币圈的迅速崛起,除了自己擅长的包装外,也离不开一众疯狂追捧他的徒子徒孙。
  俞凌雄及其支持者,构成了币圈“低智商俱乐部”,实打实的智商洼地。
  小林就是俞凌雄的弟子之一,年过三旬的小林,之前一直河北打工。“我是在上个月才荣升此位的。”为此他付给了俞凌雄的公司50万元。
  对于自己的这位师父,小林发自肺腑的崇拜。
  “我们俞老师,虽然他之前亏了18个亿,背了债,他这是龙入浅滩,我现在跟随他,就是等于追随早期的马云。”对于自己的“尊师”,小林无比信任。
  像这样的弟子,俞凌雄收了600人,早期的弟子收费为20万,目前弟子费用水涨船高,高达60万。
  在弟子的阶梯里,最高等级为嫡传弟子,据悉收费甚至高达100万,这样的弟子有几十人。
  通过所谓的弟子费(入门费),俞凌雄敛财高达2亿元。

 



  小林说:“成为代理,拉人头就能得到50%的回扣,比如你拉的朋友,交了60万的入门费,公司就会打给你30万。”除此之外,作为俞凌雄的弟子,还会得到大量的免费代币。
  渴望着一夜暴富的人们,前仆后继的成为俞凌雄的信徒。
  在历史上,蝗虫一直是农民的噩梦。一旦发生蝗灾,无数的蝗虫遮天蔽日,密密麻麻,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俞系币之恐怖,丝毫不亚于蝗虫。
  而今的国内,区块链貌似已被传销、微商占领。
  这一切究竟何时结束?


  • 联系电话:010-82336509-8036
  • 邮箱:353808742@qq.com

Copyright2007@CDSP.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销专业网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628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逸峰律师事务所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 ICP备09114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