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的信徒们:退还资金后 仍寻找其它交易途径
2017-09-26
来源:界面新闻
编辑:pachong

直销专业网讯 在九月初在中国发文整治ICO后,硅谷的区块链项目创业者林吓洪把筹集的资金全部还给了中国投资者们。

在那次整治中,监管部门宣布,首次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简称ICO)属于非法行为,所有平台必须返还筹集的资金。当天,市场上最热门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币最多分别下跌8%和20%。

随后,监管逐渐落到实处。9月14日晚,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比特币中国"发布公告称,到9月30日会停止所有交易--比特币当天再次断崖式地下跌30%。

在此之前,即便在美国市场,这些数字货币也是停留在小众群体里的产品和话题。包括《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这类主流的经济和商业报刊,正在试图向大众普及ICO等概念。中国的突然管制给这个领域突然蒙上了一层负面的色彩。

被打击的信念

监管突至。

"我们的基金会注册在新加坡,美国注册的公司,理论上是跟中国监管没关系的",林吓洪说,"但我们的项目做的是中国的预测市场,未来要在中国开拓市场,前期如果不在政策上合规的话,未来就很难做了,我们并不想只是为了融资而融资,还是要考虑项目长远的未来。"

ICO项目和IPO一样,有向机构融资阶段,但同时会在网站上公布项目细节,一些项目还会设置预售环节,来预热市场,让更多投资者知道项目。

林吓洪的创业项目叫菩提,由于个人在区块链行业内较有名气,他的项目受关注度极高。8月15日预售时,几分钟之内卖光了所有的份额,筹集了1000万美金。

本来打算在9月25日ICO,但监管发文,团队考虑再三后把币退还给所有的个人投资者,ICO也因此搁置。

许多人并不甘心,大部分人在平台退还资金后,仍然在寻找其它的交易途径。

这些人迷信获利的故事。的确有人赚了钱,比如以最不投机的路径,购买最流行的比特币,几个月时间里价格也翻了4倍以上。

大部分人对亏损则抱有侥幸。今年以来,三四线城市不乏有人以传销式的路径,推广子虚乌有的项目,让许多人血本无归--这也是监管的原因之一。

于是,交易以更加随意缺乏保障的方式进行。

"人人都用微信,大家见面聊了之后,买卖,微信里转钱,没有人知道你为什么原因转钱。"国内另一名比特币平台创业者向界面新闻透露了现在正在进行的场外交易。

专业的开发者投资者们也不得不寻找未来的操作空间。

就在上周三在香港举行的一场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会议上,那位创办过著名杀毒软件的John McAfee也出现在现场,演讲时,他对台下的观众说,"我们现在是'难民'。"

毫无疑问,他认为他们站在技术正确的趋势上,相信比特币和区块链才是正确的。这个会议原定于在北京举行,因为监管,他们临时转移到了香港。

"很多人认为ICO项目被禁后区块链创业就走到了尽头,但是我觉得ICO始终只是融资渠道之一,假设项目有足够的资金,代币作为项目运行的必要部分,不一定非要以ICO的形式分发出去。"林吓洪说。

在预售之前,菩提已经筹集了150万美元的种子轮资金,由硅谷的风险投资基金丹华资本领投。公开募资渠道被禁之后,林吓洪认为,从机构投资者手中获取早期投资,用这些资金打磨和完善系统后,再推向公众市场,是更为可行的道路。

无论是林吓洪还是其它的比特币以及区块链信徒都认为中国的监管有重新放开的一天,认为监管部门目前只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监管,"只好一刀切",而之后必然会让合法合规的再开放。

比特币一个月内价格走势。(单位:美元)数据来源:Coindesk

狂热和操纵

"我觉得还好,但是我身边有些人,看到中国ICO市场那么疯狂,在担心会不会出现系统性崩溃。"林吓洪说。

就在监管之前,对于中国市场骤然而起的狂热,硅谷的创业者和玩家们隔着大洋感到了不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又显示出这种货币天然地具有全球属性。

像是一个小圈子的游戏走向了公众,然后走向了疯狂,反过来让小圈子里的人开始担忧。

早期程序员们用比特币去换披萨的故事并非笑话。"早前我们都是圈内人互相支持,一个项目有了回报之后就会去投圈子里其它优秀的项目,这原本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一个圈子。"他说。

在个人投资上,林吓洪是成功的。2011年,他抱着"看看这是什么"的心态买入一些比特币;2014年时候,他开始买入以太币。因为越来越相信数字货币这件事情,除了拿原有的币谨慎地投资了新项目,他从来没有套现过。

以太币早期价格在一美元以下,近来一度攀升至385美元以上,而比特币更是更是一度攀升至4600美元以上。

因为个人的投资成绩,林吓洪在币圈小有名气,被拉入越来越多的ICO相关的微信群。群里的热闹程度让他惊讶,"你不可否认,微信的信息传播能力非常可怕,一个东西有价值,几分钟就传遍了全国。"

美国并没有这样的传播条件,即便是最为普及的传播工具Facebook,尽管也有群聊功能,远远不能够比肩微信群的活跃度。

美国的项目当然是欢迎中国的"疯狂"--毕竟这种电子代币的价格由供求关系决定。让中国投资者知道并且参与到自己项目中来,才能过带来更多狂热的投资者。

从五六月份开始,美国的一些区块链项目包括Stautus、BAT等,都会预先给中国的平台留出份额来。

BAT的英文全称是Basic Attention Token,业内著名团队开发出来的改善广告投放的区块链技术,通过这个使用了区块链技术的系统来收集用户的信息,能做到既透明又保护隐私,而用户则能收到更少但是更相关的广告。

他们也欢迎中国投资者,打开这个项目的网页,一眼就能看到他们专门设置的中文页面。

这个项目ICO时,几乎是秒被抢光。"那真是两个Block结束了ICO,什么叫两个Block,就是二十几秒内就结束了。"林吓洪回忆说。

"因为基于智能合约,我们不知道资金从哪里来。"林吓洪当时作为个人投资者也在关注这个项目,"但当时中国币圈,微信群里、朋友圈里都在讨论这个项目,每个人都想抢。"

在美国,ICO购买门槛并不低,用户需要学习使用数字货币钱包才能掌握购买过程。首先要有知道如何使用钱包,然后还要知道代币的地址,通常先是基于智能合约通过发送以太币得到代币,然后代币上了交易所,才能够开始交易。

相比之下,中国迅速生长出一大堆平台,只要把人民币或者是比特币、以太币这样的主流代币打到这些平台上,就能够投资任何平台上的ICO项目--像买腾讯Q币一样简单。

不仅仅是购买平台,创业的门槛也在大大降低,只要有一个ICO相关的创业主意,从找名人"站台",到微信公号运营和宣传以及融资,各个节点上都有专业的公司服务。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数字货币理性创业者难以接受的是,一些项目完全背离了ICO本质,只是把ICO当成一种融资方式,实际在做传统的生意。

"他们向用户保证未来的分红,这种数字货币并没有真正投入使用。"一名从业者指出,"将来比如这个产品被收购了或者不做了,那个代币就完全没有价值了。"

Blockchainhub.net的创始人Shermin Voshmgir说:"许多新人似乎认为加密代币有一种魔力能让你快速致富。通常他们不太了解基本技术,也不了解代币可以具有的不同角色和功能。"

数字货币之外的极客乌托邦

比特币并非只是投资产品,它的诞生承载了极客们的技术乌托邦理想。

一直以来,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数字世界的货币,都需要权威中心机构来管理,比如现实世界需要中央银行来决定法币的发行量。而数字世界里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一切都是可以复制的,包括货币,因此也不得不让一个中心化的机构去管理。

许多人都试图创造数字货币,但逃不开这个中心化的窠臼。

早在1992年,蒂莫西.梅,一个退休的物理学家,试图从密码学的角度来解决互联网的信息安全,从而解决电子货币安全问题,希望以此解构政府的权力。

他说:"正如印刷术改变中世纪社会权力结构,削弱了行会权力,加密法也将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行为的干预。"他们给自己小组取了个名字:密码朋克。

正是由于中心化的问题,以密码朋克为基石诞生的众多货币包括B-Money等等都走向失败,许多都遭到了政府的围剿,但毫无疑问的是,电子货币的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的思想在密码朋克这里有了明显的端倪。

2008年,密码学的邮件组收到的中本聪的论文,向他们、向这个世界介绍了比特币,一种第一次做到了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

能够做到如此,正是由于它的区块链技术。通俗来讲,你可以把区块链理解为一个去中心化的账本,人人可以记账;而所有的记账都不可撤销--回到上述数字货币可以复制的问题,由于所有的进账出账都可以追溯不可更改,因此无法作弊;因为起源于密码学,所有的信息在全网可见的同时又保持私密和安全。

更颠覆的是,系统具有自治和自洽机制,并不依赖于任何权威的第三方。

中本聪当时在创世区块里留下一句永不可修改的话:"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财政大臣站在出手救助银行的刀刃上)"当时正是英国的财政大臣达林被迫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

这句话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中本聪引用这句话,既是对该区块产生时间的说明,又是对金融危机中旧有的脆弱银行系统的冷嘲。

八、九年之后的今天来看,受到区块链技术的启发,数字货币信徒们正在寻求的是将加密货币引入现实世界,颠覆原有的中心化的、私有的甚至是昂贵的服务系统。

比如在美国,房地产交易时有昂贵的中介费用,如果用区块链技术记录交易,买家卖家之间交易行为可查而且不担心被更改,就可以省去了中间费用。

这种去中心化的加密技术被用来改造现有的云存储系统。

即便是领先的云存储也有安全漏洞,以亚马逊的AWS而言--目前世界上市场份额最大的云业务商,在2016年也发生过当机的时候,当时使用亚马逊云服务的Twitter、GitHub等等产品都停摆。

最近刚完成ICO的Filecoin就是使用区块链技术,创造了一种新的云存储方式--他们把信息存储在各个节点。

文件上传后,会被复制成数份,再切割成小块,小块文件随机存储在区块链的各个节点上,而这种节点有可能是个人电脑。

因为复制了数份,再也不会出现因为一个中心当机而产品停摆的时候。

他们因此发行了Filecoin,用户上传文件时,用这种文件币支付,而提供存储服务的个人电脑则能够得到文件币的奖励,这种听起来类似于早期的P2P文件传输技术,但由于有了奖励机制,而能够避免P2P时期种子失效的情况。

回过头看技术趋势,如果说IBM时代的大型机代表了计算能力的集中化,微软和英特尔时代让人人都能拥有电脑代表着计算能力的分散化,而云的出现则是计算能力再一次集中化,如果这种基于区块链的Filecoin能够真正被广泛利用,毫无疑问是代表计算能力再次的分散化。

Filecoin的ICO可以用"一场恶战"来形容。ICO第一个小时内Filecoin采取的是定价策略,每个币2.6美金,一小时之内融资1.6亿美金。定价取消后,币价立即上涨到5美元,融资4000万美金。整个项目融资超过2亿美元。

截止2017年第二季度,比特币资金流向各个行业的趋势。数据来源:CBinsight

如果说比特币去中心化展现的是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的倾向,除此之外,它也具有自治的一面,它奉行的是"程序即法律"。

2016年4月,一个名为"THE DAO"的项目开启众筹,在短短28天时间里,累计筹集了超过价值 1.5亿美元的以太币,成为历史上最大的众筹项目。

DAO的目的是创建出一个去中心化的自治管理架构,当时凑集资金是为了投资使用DAO模式创立的项目,而持有DAO代币的用户有权对这些项目运行决策投票。

6月18日,黑客利用THE DAO程序中漏洞,成功盗取了360万枚以太币,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

如果在这种盗窃案发生在现实世界中,也许还可以通过几大银行之间协商追回,但是在区块链中,一条重要的逻辑就是记录不可更改--程序即法律。

当时一个方案是"硬分叉",在一个新的区块上复制了原有区块,所有用户迁移到新的区块上,而新的区块相当于略过了被盗的那一次记录,被盗的那些币也复制到新的区块上。

很明显,这个方案违反了区块链不可更改的理念,但当时全网超高85%的人支持这次硬分叉,最终,还是实现了这次迁移。

实际上,旧的区块还存在,但是因为用户的离开,黑客们持有的币价值大大下降--他们被新世界所抛弃。

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但的的确确就是极客们通过技术创造的公平和正义机制,没有中央权利体系,也能够惩恶扬善。
菩提系统也有这样一个机制。这个项目致力于信息预测,可以应用到民调、保险、体育赛事中,能够去除以往的预测中的中心化、可操纵的机制。

"例如我们预测一只股票在某个时间点价格是多少,和股市的买多卖空机制一样,结果的选择是二元的,比如说超过100或者低于100。"林吓洪解释说,菩提币持有者在这个时候就会进行第一次预测。

一个完全符合这种去中心化机制的设计是,在真实结果出来后,没有任何第三方来告知系统,而是通过二次投票来确认结果,多数票被视为最终结果。

假设场上存在一种赌徒,它希望通过手中大额资金来作弊,买下大部分菩提币,创造出一个与现实相反的虚假结果,从而赢得博弈。

"那么大家发现菩提系统可信度并不能做公正的仲裁,可能会抛售等等,币价就会暴跌,而之前你在市场上疯狂的收购菩提币代价非常高,这种做法极大可能损失很大。"林吓洪解释了这个系统的自治和自洽。

程序员们并非没有创造世界的政治理想,包括硅谷知名孵化器YC的现任CEO Altman在内,都希望建立一种脱离于现行体制之外的社群,很多人认为,比特币这类加密货币会是新社群里的新货币。

绕得开的监管?

如果从更长远撼动原有金融等等体系的角度来看,ICO当然会被监管。除了在中国,美国也在面临这样的问题。

就在1月,美国证券及交易委员会("SEC")发布了对于The DAO项目的调查报告,判定这个项目构成了证券发行,也就是说,这个项目以及相关需要遵从证券交易法,否则属于违法行为。

事实上,The DAO的初衷就是投资使用他们智能合约架构的项目,是一个以加密货币形式存在的公募投资基金的变种。相反,ICO界流行的项目大都不属于前述类型,而是以发行"功能型代币"为主。

虽然SEC并没有对所有ICO下定论,而仅限于DAO这个特定项目,外界担心的是,未来一些行为如果和The DAO类似或接近,会被法律部门判定为违法。

一些项目开始主动拥抱监管,Filecoin就是如此,是第一个顺从于SEC的ICO项目。它对自己的投资者提出了要求,需要投资者提供财产证明,年收入20万美元以上,净资产100万美元以上--这都是符合SEC对于某类证券项目要求的。

在前期预售时,硅谷的老牌VC红杉资本、AZ16,联合广场风投公司等机构投资者一共投入了5200万美元。

很多人对于SEC对DAO的判定并不服气,他们认为THE DAO通过智能合约创造的投票权利,对项目的投票权利,对于普通投资者是前所未有的友好,而SEC现在是扼杀了这条路径,变成了特权阶层的产品。

实际上,当摩根大通CEO个人出面喊话"比特币是骗局"时,摩根大通机构自身却在趁低吸入比特币,而硅谷的老牌风投们也一直在参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项目,他们不仅仅直接投资项目,也积极成为区块链项目基金的LP。

当Olaf Carlson-Wee,Coinbase第一个员工出来组建Polychain Capital时,A16z、联合广场风投公司就为他筹集了1000万美元的资金。

更多项目采用了更为狡猾的路径,在买卖前,会有一个类似的免责声明,让投资者选择国籍,只对非美国公民开放,以及封锁美国IP。"一个惯常的做法就是用一个VPN,选择非美国IP,然后在填写国籍时选择非美国籍。"一名硅谷的比特币玩家表示,这是惯常的做法。

"比如说现在我发一个合约,我发到网上大家投进来就能换币,都是使用钱包,这种钱包是无法追溯身份,所谓的身份是一个数字地址。"他说,监管在技术上是做不到的。

毫无疑问,未来还有有新的监管手段出来,而比特币信徒们也不会退缩。

点击显示评论
发布
  • 联系电话:010-82336509-8036
  • 商务合作:010-82336509-8036
  • 广告合作:010-82336509-8036
  • 邮箱:353808742@qq.com

Copyright2007@CDSP.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销专业网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628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逸峰律师事务所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 ICP备09114780号